国内
您的位置:中华财经网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宋胜利》条目初拟内容

核心提示: 宋胜利,男,祖籍山东莒县,1949年生于河北安国。大学学历,(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高级药膳师。科普作家。现为北京博科特生...

556910897882763370.jpg

宋胜利,男,祖籍山东莒县,1949年生于河北安国。大学学历,(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高级药膳师。科普作家。现为北京博科特生物技术研究所所长,中国畜牧业协会鹿业分会中国鹿文化专家委员会主任,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药膳食疗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

从事专业工作40余年,主编或参编《中国的鹤文化》《鹤》《鹤魂》《嫩江流域中药资源及其应用》《中国农业百科全书》《扎龙鸟类》《滋补四宝》《中国鹿文化集刊(第一辑)》《中国药膳大辞典》等多部专著。发表《丹顶鹤表演驯化实用技术研究》《中苏候鸟及其保护问题》《黑龙江省扎龙自然保护区鸟类调查报告》《嫩江流域不同生境脊椎动物种类分布调查报告》《丹顶鹤配偶制度初步研究》《中国养鹿业发展诸问题刍议》《梅花鹿血液药用机理初步研究》《梅花鹿血液的生化指标》《梅花鹿血液的微量元素和蛋白组分》《复方鹿血冻干粉抗缺氧抗疲劳作用的实验研究》《中国鹿产品药膳食疗历史、现状和对策》《中国药膳食疗发展诸问题刍议》等学术论文近二百篇。发表科普文章 500 余篇。参加国际学术会议多次。

近年来重点进行鹿及其他极端环境下的动物产品和直接用于人类医疗、预防、保健用途的动物血液产品及生物药物、保健食品、预包装食品、配制酒、天然美容化妆品和中医药膳食疗研究。现已完成省级科技攻关重点计划项目、企业技术开发项目和百项重大新产品开发项目多项及新产品 30 余种。获国家专利多项。产品经省级科委鉴定认为填补国内空白,居国际领先水平。其成果、产品、专著、论文等曾先后获全国专利技术发明博览会金奖中华名医高新科研成果领先奖共和国名医成就贡献奖中华名医世纪高新金杯(一等)奖香港国际新技术新产品博览会金奖香港中华专利技术发明博览会金奖国家优秀科技图书一等奖及多项论文金奖。

早在 1983 年,介绍中国的博物学者宋胜利的文章就在美国媒体发表;1989 年介绍中国的生态学者动物学者宋胜利的文章在苏联报刊发表;1991 年《人民日报》发文介绍传奇式的人物鹤类专家宋胜利。……除去国内外媒体外,其事迹并被收入《中国世纪专家》《世界名人辞典》《中华名医专家大典》《二十一世纪人才库》《中国发明家大辞典》等多部典籍。

《宋胜利文集(第一卷)》

自序

在前两年的一次家庭大扫除中,一不小心把一堆存放多年已发表的旧文给翻腾出来。初步整理,涉足不同领域众多学科的林林总总的文字竟有百余篇——这还不算原来存放在单位库房因火灾而被焚毁的部分。这些旧文虽然很有一些是时过境迁,用现在的标识衡量就显得有点稚嫩浅薄,甚至偏颇谬误,但我还是有点敝帚自珍——因为在这些旧文里,不仅仅承载浸蕴着我个人的劳作、心血和求索就是现在在网络各搜索引擎(如谷歌”“百度等)和相关资料库(如中国知网等)检索,会发现我当年对很多问题的探讨研究,在我国竟然是最早的,甚至至今都是唯一的。

另外除却黑龙江省扎龙自然保护区总体规划报告齐齐哈尔市自然保护区规划报告这两篇属于工作性质的成果外,其他文字不但都是自己在本职工作之外时间完成,都不是组织领导单位的布置安排,而且还无丝毫的资金支持(如课题费),甚至在学术杂志正式发表所付的版面费都是自掏腰包——这很让那些在我们这由宗法亲缘和人际关系甚至功利因素维系的特色社会里如鱼得水的大家们见笑了。

还有,我的这些文字面世后未料到大都引起社会反馈,产生一定的影响,具有不同程度的社会价值和实际意义。

如最早的我在1972年致毛泽东、周恩来等关于我国经济体制改革问题的两封信,这可能是我国最早提出经济体制改革的文字。我不但在1978年收到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的专此复信,肯定了我在文革中的思考。而且2009年在网络公开后,得到网友们(很多都是从事社科专业的高校或科研单位及一些国外的学者的高度评价。被认为有前瞻性,有胆识,有见解。敢于执(直)言,这其实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在那个年代没人敢讲真话。钦佩你直言不悔(讳)的精神!! ”“不愧是具有远见卓识雄才大略的知识分子啊!其实,政府后来在农村搞的一系列改革都跟您的建议差不多。”“没想到宋老师有这样光荣的历史,在全民疯狂的年代里,你用自己的头脑思考真的非常难能可贵。我为认识你这样的朋友而骄傲!”“能站在时代的高度谈国家的发展。1,有战略眼光;2,有胆识,敢讲真话;3,忧国忧民;4,很多观点时至今日都正确的。佩服! ”“ 第一个发现和指出问题的人总是很伟大的,不论后人觉得那是多么的容易或是幼稚你的话正好印证了: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那个时代,那个年龄,那样见识,无论从哪个角度,其勇气和水平都是令人钦佩的!!!”“幸存的遇罗克  林昭、张志新!!! ”“ 赞一个,最早的改革理论家。”……

如我在19851986年发表的鹤类的联合保护与湿地的综合利用”“世界野生生物贸易对珍贵、稀有、濒危动植物的威胁”“观鸟旅游与观鸟热’”等文字竟然是我国最早研究湿地”“野生生物贸易”“观鸟问题的综述性文,这以后,我国学术界才开始了在这些领域的进一步探讨,相关工作活动才开展起来。本文集收录的其他文章,很多也是这样。

1991年呈报齐齐哈尔市主要党政领导同志的振兴鹤城经济的一个新战略——把齐齐哈尔市建成中国(乃至整个亚洲地区)宠物集散地的建议再为振兴鹤城经济进一言——举办集经贸、文化、科技、旅游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性国际活动:齐齐哈尔首届国际鹤文化节齐齐哈尔国际宠物节的建议,当时得到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齐齐哈尔不但建起了我国第一个宠物商店,第一个宠物医院,第一个宠物市场,第一个宠物研究所并且开始举办一年一度的观鹤节”——最近几年改成了和绿博会同时举办的国际鹤文化节

如我在1987年完成的黑龙江省扎龙自然保护区总体规划报告,及在前完成的扎龙自然保护区综合科学考察与区划报告,后被很多保护区管理局和一些主管部门领导同志并很多学者认为:扎龙自然保护区这些年的建设发展管理等各项工作基本依据的是宋胜利的规划报告综合科学考察与区划报告

丹顶鹤表演驯化实用技术研究,那是我1985年即完成初稿,搁置26年后才发表的是中国也是世界第一篇系统探讨研究丹顶鹤表演驯化实用技术(也是动物表演驯化实用技术)的论文。当年我是第一位具体从事鹤类饲养管理的正式职工”—那是保护区谁都不愿干的最累最低等的工作。因为我一开始做的是财会工作,因为对动物专业工作的痴迷热爱被惩戒式的让我改任了饲养员开始养鹤。那时,经我亲手特意驯化唱歌的一对鹤,不论在什么时候,只要在800m之内,只要我一发口令,它们就会马上唱歌,深受国内外专家和游客喜爱欢迎,可这对鹤不久就被分别卖给相距数千里的外地的两个动物园。当时鹤的表演项目还有跳舞飞翔俯卧——但就在一些领导同志得出扎龙保护区的丹顶鹤驯化工作在小宋参加后,进入了一个新阶段,上了一个新台阶的结论后我又被调离了做了2年的鹤的饲养管理工作改作其他——这也是我这篇论文间隔这许多年才发表的原由——中国特色的忧虑。

1980年代末我赴苏参加国际地质学与生态学学术研讨会,在会议第一天宣读发表中苏合作建立黑龙江流域生态经济试验区的初步设想一文,就在会议引起轰动。第二天我即被大会组委会推举为大会执行主席坐上主席台主持会议,并宣读了参会的第二篇论文中苏候鸟及其保护问题,亦引起全体与会专家的高度关注。这两篇论文成了大会的基调,被主办方认为是从中国刮来的宋胜利旋风,得到包括苏联科学院副院长扬申院士等各国学者的高度评价。当时曾有苏联报纸用一个整版报道大会盛况,内容几乎全是我和我的两篇论文的内容。回国后我的第一篇参会论文曾在《理论观察》杂志发表,亦引起很多国内学者关注,多与我联系交流。

如我国鹤文化研究的源起,我在1980年代中期,即在报章零星发表过很多有关鹤文化的文字。到1980年代末,农业出版社的编审莫容先生给我来信,提出合作编写一本鹤的科普书籍。我认为鹤的科普作品在那时已多散见于报章刊物,但鹤文化还基本无人问津,就在复信中提出编写一部鹤文化专著的提议。莫先生同意了我的建议,我即撰写了编写大纲,这以后有时任北京图书馆馆长、宗教学者金正耀,林业部濒危办的动物学者范志勇、及莫先生的夫人、农业部的农史学者胡洪涛等同志参加,这才有被很多学者誉为传世之作的《中国的鹤文化》一著在1994年的出版,中国的鹤文化热也从那时开始兴起。

  “走过那条小河,你可曾记得?有一位女孩她曾经来过;…….”歌唱家朱哲琴在1990年代演唱的流行全国的颂扬纪念我国环保战线第一位因公殉职、被命名为优秀共青团员、追认为革命烈士的驯鹤姑娘徐秀娟的几为家喻户晓,感动着千千万万的人们的歌曲《一个真实的故事》,竟也源自我的导演1986年江苏盐城自然保护区初建时缺少有经验的技术人员,给我来信,要聘请我去。我不愿改变自己刚刚稳定下来的生活,就在征得我的挚友徐秀娟的父母徐铁林、黄瑶珍夫妇同意后,向盐城自然保护区推荐了当时在扎龙自然保护区就业转正无望的徐秀娟。没想到她去盐城1年零4个月,就永远离开了我们。我对此至今依然感到深深的内疚。徐秀娟殉职后,我陆续发表了几篇文章纪念这位杰出女性。1989年,我和国家环保总局的杨朝飞、中国环境报的王子强等同志,编辑出版了徐秀娟纪念专辑——《鹤魂》一书,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薄一波,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彭冲,全国政协副主席王任重等中央领导同志为本书题词。此后,国家环保总局决定在全系统精神文明建设中学习徐秀娟,宋庆龄基金会和国家环保总局联合倡议在全国青少年中学习徐秀娟。同时,徐秀娟的事迹也引起了一些国际友人的关注。

1995年前,我的主要精力是在鹤与鹤文化和鸟类学与自然保护区领域,而在1995年后,则转向到鹿与鹿文化和生物技术与中医药膳食疗等领域——基本是由基础研究转向到应用开发研究。在鹿产品、鹿文化、鹿产业和中医药膳食疗等方面,都曾下过很大气力,我的论文、成果、著述,产品、专利等多获得业内外的好评,有些成果被省级科委鉴定为填补国内空白,具国际领先水平。另外还多次获得有关方面的各种奖项,有些甚至被很多学者认为不同程度地影响着行业或学科走向。

作为科普作家(我在1980年代即为黑龙江省科普作家协会会员),我在上世纪八十和九十年代曾写过数百篇新闻通讯和科普稿件在新华社、中新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大自然》《博物》等及省市媒体发表,为野生动物和大自然保护奔走呼号。当时业内戏谑我为野生动物和大自然保护领域的梁效。在那个低工资的时代,有时我每月的稿费竟比工资还多,自己感到很惬意——虽然当时的有些领导曾多次找我谈话,告知我不能随便写随便发,但我以为这是在完成本职工作外的业余爱好,而且全是如若今日时尚话语的正能量”“主旋律,所以我竟然还是我行我素。时间一长,他们也就听之任之了。

因为自小喜欢鲁迅,尤其是在青少年的六七十时代——那时中国几乎是文化荒漠,在实在无书可读的无奈中,鲁迅的杂文我几乎每篇都曾反复读过数十遍。但鲁迅的深邃精辟没学到尖酸刻薄倒沾染不少。从1990年代开始,我还陆续发表过一些杂文,并且反响还不错。

囿于前述原委,使浅薄的我竟然有时还自我感觉良好,感到自己这许多年来还是做了些事情的,并非那么不堪。继而又突发奇想,能否将这些文字作为自己大半生工作生活的总结而汇总结集出版呢? ——这不是虚荣心畸发和另有什么深意,也没有什么新奇特的理由和高大上的意义,更没有功利色彩和实用主义。于是一贯顽劣的我决定再顽劣一次吧!——出版自己的文集——这是第一卷。

生于1949年的我,已注定了和风云变幻的时代同步起伏跌宕的身世。在前,我东西南北中的多地漂泊过,工农商学兵等多种行当都曾从事过。在后,在学术领域,也曾涉猎多学科多领域,并多留下印迹——有我的文字为证。我也曾被裹挟在体制内的漩涡之中但很多时候是被边缘化。因为一直到1981年我父亲的国民党中统特务”“历史反革命”“资产阶级极右分子问题的彻底平反,我才脱离了盲流”“贱民身份,生活才逐步正常化。从那时起我既要负责全家5口的生活,还要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前提下抢回早先丢失的时间和机会——所以只有在非议和羁绊中——当然也有理解和支持中马不停蹄的埋头的学,努力的做——一直到现在,成了习惯,成了我的生活方式。而不管体制内外的或誉毁,或赞或谤,或褒或贬。因为我既无视其一犬吠影群犬吠声的恶毒,也无怀才不遇、孤芳自赏的清高,更无桀骜不驯、目空一切的狂妄。究其原因,一是我无暇一一辩白,一直在忙忙碌碌的奔波劳作中;二是我总以为特色社会的起哄架秧子的舆论毫无理睬的价值;三是特色社会的逆淘汰潜规则,连那些风云达人们都不断地大起大落,作为生性愚钝,一贯不识时务的我又何足道哉。值的欣慰的是,这些年来我在人格和良知、常识和底线、理性和逻辑的坚守中,竟然也渡过来了——虽然不乏甜酸苦辣。

近些年来,我也开始涉猎虚拟世界——网络,竟然也让人忍俊不禁的被视为V”——我的博客专栏很长一段时间意想不到的是日点击量在30万以上。最高时有达百万。有的博文竟有160多万人点击阅览。呵呵!想想自己也满可笑的,都这把年纪了,还老黄瓜刷绿漆——装嫩式的痴心不改,本性难移。最让我感动的是竟有那么多主张公平正义文明健康的网友们对我的关注鼓励支持,如我的博客中国专栏一周年时的博文,网友留下了很多热情洋溢的评论,其中一位网名旁白的朋友说:首先感謝党感謝中國政府感謝博客中國 ——提供一個這樣平台讓宋老哥一年來的辛勤耕耘,普渡眾生!博客中國名博很多,良莠不齊,文如人品。《宋勝利專欄的專欄》己不是一個人的專欄他旁徵博引、引經據典、五味雜陳、辣辛生猛、喜笑怒罵、針砭時弊,他引領我們從另一個視角去觀察去理解去反思我們身邊的社會政治、經濟、宗教哲學文學、藝術、生活、環境,大到國家小到家庭,悲歡離合的人和事——顛覆舊有的觀念,啓迪民智!看得岀宋兄心懷民眾,為民吶喊、真正做到了一只鶴的境界衷心地祝福您及您的家人健康、幸福、平安、快樂!望您堅持不懈,教化眾生!”——这位旁白先生可能是港澳台或海外的,字体都是繁体。网友们的关心、鼓励、支持和期望,更激励我像面对风车的唐吉坷德,继续不识时务不入流下去。——因为,真正的鹤是不会放弃天空和狂野的!自己一直以来对真善美的尊崇追寻,对假恶丑的厌恶扬弃,则是的确的。因为我挚爱着生于斯长于斯的这方热土,挚爱着同为炎黄子孙的多灾多难的同胞们。对时下的很多有目共睹的社会怪现状,我和大家一样,不只是腹诽,还多有是可忍,孰不可忍的话语。只是在这里就不再妄议了。

本卷连同附录共收录文字98篇,除去个别明显的错别字和标点符号外,基本原汁原味无改动。本来想请名头显赫的朋友写篇序,也拉拉大旗壮壮门面,但想想还是罢了——因为这不是我的性格。另外对自己学养和水准的不入流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对文章内容的不足甚至谬误,敬请方家和读者朋友们海涵,并请给予批评指正。

开篇唠叨这几句,是为自序。

 


编辑:中外快讯




Tags:宋胜利 条目 内容